普通会员

天津世鼎门窗安装工程有限公司

民航、会展中心、厂房等

香港老奇人网站
十年只捧红了鞠婧祎丝芭传媒转型社交元宇宙粉丝直呼“炒作圈钱”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22-06-16  浏览次数:

  捧出了“四千年美女”鞠婧祎,上海丝芭文化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丝芭传媒”)却要转型社交元宇宙。

  6月10日,丝芭传媒官宣将重组公司的核心业务和企业构架,其控股公司将更名为美踏控股,集团核心业务转型为面向WEB3.0和XR互联网时代的沉浸式互动社交元宇宙——美踏元宇宙。

  据丝芭传媒介绍,重组后的美踏控股集团,为真人偶像、数字虚拟人偶像及偶像团体提供成长平台,并继续运作元宇宙粉丝娱乐(SNH48 GROUP元宇宙女团及粉丝私域流量运营)、元宇宙视觉娱乐(影视剧、电影及综艺等娱乐内容创作)、元宇宙品牌新消费(快消品及美妆潮流品牌)三大业务内容。

  丝芭传媒此举早已有迹可循。今年3月,丝芭传媒旗下上海米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申请注册多个元宇宙相关商标,包括“48元宇宙”“META48”“四八元宇宙”等。

  2010年,丝芭传媒在上海成立,业务涵盖艺人培育、影视、音乐、综艺及互联网粉丝社区等。2012年,丝芭传媒与AKB48集团海外姊妹团体营运单位AKS合作打造初代“女团SNH48”,以“可以面对面的偶像”为理念,通过线下公演吸引不少男性粉丝,并捧红了有“四千年美女”之称的鞠婧祎。

  2005年,在偶像文化成熟的日本市场,线诞生,她们几乎每天都在剧场进行公演,通过举办握手会以及一系列面向歌迷的活动,吸引大量宅男粉丝。

  根据朝日新闻报道,2012年,AKB48成员的照片在日本已经成为炙手可热的收集品,在某个握手会活动中,成员柏木由纪的照片叫价约600美元。同时,售卖AKB48握手会的入场券,也成为一种有利可图的生意,门票价格一度高达约2300美元。

  同年,丝芭传媒与AKB48集团合作,在上海成立女子团体SNH48。在随后的发展中,丝芭传媒不断壮大旗下偶像团体,2016年在北京成立BEJ48、在广州成立GNZ48,并推出7SENSES、Color Girls、电眼少女队三支新团体。

  2014年—2017年,凭借线下女团的成功,丝芭传媒拿下4轮融资,在C轮数亿元人民币融资完成后,其估值超过50亿元。根据时代财经统计,丝芭传媒旗下偶像团体数量一度高达17个。

  不过,相较于AKB48在日本的造星能力,SNH48则远远不如。前者捧出了柏木由纪、渡边麻友、前田敦子等一众明星,后者在内娱拥有知名度的只有单飞的鞠婧祎。

  2016年7月,鞠婧祎在SNH48第三届总选举中获得第一名,2017年蝉联冠军后,成为团体中第一个晋升明星殿堂的成员,随后丝芭传媒为其成立个人工作室。不过,截至目前,鞠婧祎仍然止步于小成本网剧,并且还肩负带领公司“透明”艺人拍戏的任务;另外,在《青春有你》第二季中成团出道的艺人许佳琪,此前就是“丝芭大礼包”中的一员。

  与此同时,粉丝对丝芭传媒亦有诸多不满,去年某娱乐博主发布的投票中,丝芭传媒创始人王子杰击败哇唧唧哇龙丹妮、乐华娱乐杜华和时代峰峻李飞,以2.2万票获得“最让你头疼的boss”首名。

  事实上,早在2019年,丝芭传媒颓势已经显现,当年10月,其上调了北京、上海、广州的星梦剧院门票,不同座位等级涨幅在10~30元之间,虽然幅度不大,但亦释放了“需要资金”的信号。

  次年,其推出专业电商女子组合——浪彩少女AW9,同时成立集团化妆品事业部,推出彩妆、个护、美容工具等品类,开始花式“圈钱”之路。如今,受疫情影响,线下剧场演出受限,丝芭传媒急着转型进军虚拟偶像似乎不难理解。

  在丝芭传媒的构想中,美踏元宇宙是建立在一个名叫花戎的大型虚拟都市中,依山傍海,由城市中央区和8个分区组成,总面积为227平方公里,中央区核心地段设有元宇宙文化演艺中心、体育馆、博物馆、车站、商业中心等。

  作为沉浸式互动社交平台,由入驻的专业用户、偶像艺人及社区用户共同创建,其中的虚拟资产包括虚拟土地、虚拟剧院、虚拟地产等,用户可以出资购买,建设并运营。此外,其还将广邀各路真人和数字虚拟人运营团队入驻并实现同城竞演,共同创造和管理元宇宙社区,享受各类虚拟资产增值和粉丝增量带来的巨大投资收益和经营回报。

  与真实场景中的套路类似,丝芭传媒也将在元宇宙虚拟剧场提供真人偶像和数字虚拟人的虚拟日常剧场公演和大型演唱演出活动,包括各类握手会、时尚秀等虚拟互动场景。

  “48系偶像的核心是什么?是公演、线下、面对面交流与养成系,在没搞懂元宇宙玩法、实质的情况下,大批量、大规模转型虚拟内容,是不是意味着放弃了48系的核心。”在丝芭传媒宣布转型的微博下面,这条评论被点赞到了最高位,不少粉丝随即附和:“急着蹭这个名头,你搞得清元宇宙概念吗?”“真人偶像都没搞明白还搞虚拟偶像”。

  同时也有粉丝指出,“北上广剧场现在都难得很,炒概念是为了拉融资吧”“就是利用这个概念来赚钱的”。

  营销专家路胜贞对时代财经表示:“相对于前期的声音类虚拟人物,虚拟偶像在技术的要求上更为复杂,对音源、动作、表情数据的要求更为细腻,对人设的包装同样要求严格。因此打造一个具有个性特色的成功虚拟偶像,所耗费的资源和精力并不比打造一个真人明星偶像容易。”

  不过,他也强调:“打造虚拟偶像最大的好处是不用担心人设风险,即便未来商用,也不会出现人设崩塌和利益的分割等隐患,这也是公司看中虚拟偶像的重要着力点。”

  但这也不意味着虚拟偶像就完全没有风险,在打造虚拟偶像上,乐华娱乐已率先翻车。5月10日晚,A-SOUL官方账号宣布,成员之一的珈乐因为身体和学业问题,将从本周开始中止日常直播和大部分偶像活动,进入”直播休眠“。这个由字节跳动负责开发,乐华娱乐负责运营的国内头部虚拟偶像团体出道没有多久就迅速坍塌,也令虚拟偶像领域充满更多不确定性。